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 学 集 散 地

陈坤达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让你了解更多的潮汕文化民俗................. 作者简介====== 陈坤达[Kunda Chen],笔名马达、欧阳了只、一夫、何苦等。汕头人。大学学历(经济类)。中共党员。会计师职称。现任汕头市濠江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兼濠江区文联主席。1989年始发表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等。1992年加入汕头作协,为常务理事。2003年11月加入广东作协。

网易考拉推荐

下尾问潮  

2007-03-01 10:43:01|  分类: 家园话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尾问潮

文:/陈坤达

   当我在洁白的稿纸上,写下这个题目,心绪一如下尾澎湃的潮汐。

  下尾扼濠江出海口,东连镇区、西通河渡、北倚青州、南望凤岗,水陆交会,地理位置独特,宋元之际,我们的先人负屉渡江,卜居于此,这不经意的选择,便衍化了千年人文。
《达濠区地名志》有如下记载:

  “下尾,原名华美或曰“霞美”,古渡口、明嘉清之前,已有沈、欧、陈等姓人家于此筑寨定居;明隆庆二年(1528年)海寇林道乾(惠来人)受招抚于此,后又离去,1574年,寨废。清顺治四年(1664年)反清骁勇张礼锯此,后为郑成功部,离去、寨遂废,夷为平地,至清康熙年间,该处辟为校场,亦为刑场,场内有演武厅,后又荒废,垦为盐田¨¨¨现是处有古刹濠美庵。”

  历史是具体的、生动的,而历史记载是抽象的、疏漏的。上面的几行文字远不能概括下尾的时空蕴籍,由于达濠不重修志,很多历史事件,只在故老们的口述中传延。

  让我们穿越时空遂道,让廿一世纪的眼光投瞥在唐砖宋瓦间。

  清顺治四年(1664)一伙被清兵追击的乌合之众(称“国姓贼”,应为郑成功部将)怆惶逃到下尾,他们只有一条出路:乘般出海,投奔郑成功,但造般需要很多桐油,哪里找?有人献计:用人的鲜血。时适端午节,惨无人道的贼人便谎言将在这里举行女子龙舟赛,好奇的濠人蜂拥而至,那一天,我相信天是阴沉的:善良的上当者被绳索反手吊起,利刃割脚跟,鲜血汨汨淌进石槽……几天后,上千具被榨干鲜血的尸体在龟山海面上漂浮,盛接鲜血的石槽 血迹未干,贼兵已扬帆出海。

  作为这段惨酷历史的物证,一是贼船的铁锚,一是盛接鲜血的刺(赤)血槽,现今石槽仍在,铁锚却在大炼钢铁时熔为铁水。

  一个个活生生的个体生命,竟如草芥喽蚁,每一个直面赤血槽的人,我相信都会“长太息以掩啼兮,哀生民之多艰。”

  在历经四百年风雨、赤血槽的血迹渐渐淡化的时候,谁也想不到,历史竟然传来了遥远的回声。

  一九九二年三月十五日,某航道局在达濠区广澳深水港水域施工中,发现一艘沉船,他们冒着危险,在沉船上打捞出一门铸着“国姓府”的铜铳和一枚“藩前忠振伯前镇前协关防”的铜印,另有宋元明钱币一批,经文管局和考古专家现场鉴定,该船是1664年前后,郑成功部将从达濠启航前往硫球时遇风浪沉没。
  这个重要的文物发现,为四百年的那段史载又提供了铁证。遗憾的是由于经费原因,整艘沉船没有打捞上来,我希望每个濠人都来关注这项文化工程,可能的话将来在下尾建一个纪念馆。

  事实上,千年间,发生在下尾的历史事件汗牛充栋,下尾盈伏的潮水记录了这一切,我们应该下大力气来整理这些史料,这是很有价值的。

  研究达濠的历史应从下尾开始,可以说,下尾浓缩了达濠千年沧桑。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