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 学 集 散 地

陈坤达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让你了解更多的潮汕文化民俗................. 作者简介====== 陈坤达[Kunda Chen],笔名马达、欧阳了只、一夫、何苦等。汕头人。大学学历(经济类)。中共党员。会计师职称。现任汕头市濠江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兼濠江区文联主席。1989年始发表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等。1992年加入汕头作协,为常务理事。2003年11月加入广东作协。

网易考拉推荐

陈英猷与叠石山的易文化  

2007-03-09 14:17:02|  分类: 潮上品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英猷与叠石山的易文化
陈坤达

    清代康乾年间,潮阳县招收都河浦乡出了一位奇人,他就是至今乡梓仍引以为荣的“死国师”陈英猷。

    陈英猷,生于康熙十五年(公元1676年),卒于乾隆十七年(公元1752年),字式霭,号叠石先生(或称石泉公,因晚年隐居叠石山潜心研《易》自号),关于其生平,饶宗颐先生在《潮州艺文志》中引乾隆《潮州府志》二十八《儒林传》曰:“陈英猷,……天性至孝,重道义,矜气节,读书直探玄奥,不屑屑循章句,淹贯经、史,旁及释道,诸子百家,嗜孙吴兵书,及武侯陈法……尤精于《易》……晚年筑室乡北之叠石山……著《演周易》四卷,分为说数、说辞,多夺邵氏之席,而翻程朱之臼。以诸生卒于家。弥留之际,犹执其弟泰年手,造画 “演易”二字。”饶先生于引文后感慨:“余不获睹其书,以考核异同,是可惜也”。在潮汕地区,几乎所有重要的志书,均有绍介“陈英猷”之专条,并独立记传,无不推许备至。可见,陈英猷确实是当时地方上重要的、对后世产生一定影响的文化名人。

    近日,濠江区河浦街道组织汕头市部分学者、诗人到陈英猷晚年隐居之地叠石山考察,笔者有幸忝列其中;拜谒名山,探窥奇书《演周易》,又获悉叠石先生的诸多珍闻,增长不少见识,得益匪浅,幸何如之。

    叠石山位于河浦街道北麓,山道崎岖,灌木丛生,显是少人问津,尤为称奇者,满山怪石嶙峋,形肖逼真,教人叹为观止。遥想当年石泉公卜此潜修,自有其深远寄托。大约四十分钟山路跋涉,我们一行越过“虎穴”(传说当年真的有一只白面老虎在此出没)丛林,来到了“陈英猷读书处”。这是由几块巨石耸迭构而成的洞穴。洞高一丈有余,宽则足够容纳二、三百人,左近另有石室十余间。时值酷暑,但洞中泉水叮咚,极为荫凉。风过处,松涛如潮,使人有出世之感。传说当时慕叠石先生之名而拜山追随者众多,全盛时达一百多人,于今仍可辨认二百多年前学子们读书生活的各种状迹。先生精于《易》,可以想象,当时一百多位易学高士在此仰观天文,俯察地理,通万物之情,究天人之际,探索宇宙人生,那是一幅多么令人神往的景象!

    给我们当向导的陈先生是石泉公的后人,据他介绍,康熙五十七年(1718),陈英猷赴京参加钦天监录考,途中与一会考士子同行,在比试“断雨”、“猜墙”之后,自感学识尚有不足之处,毅然弃考返家,发愤再精研鬼谷之学,在洞中历三十年寒暑,终得大成,于乾隆十六年(1715)完成巨著《演周易》,凡四卷,逾十万字。奇书告竣,石泉公呕血而亡,不久,朝廷见召(当年与石泉公同行赴考的儒生掌钦天监后,向皇帝举荐),终因其不在人世而谥“死国师”号。

    蒙陈先生厚爱,获赠了祈盼已久的奇书《演周易》手抄本复印件,喜不自胜,连连致谢!这是由陈英猷胞弟、乾隆丙辰科举人、浙江于潜县正堂陈泰年作序,陈氏第八代孙家暌(宁江)抄录的珍本。翻开书页,透过那些神奇的文字和驳卦符号,一个神秘饱学的世外高人跃然纸上,石泉先生《自序》云:“义,易源也;周,义委也,源远委大,委演其源也。周公孔子,委复演委,至矣尽矣。然辞明象明,而数未说也,数也者,易之用也。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之又万,而未有已也,故物生有象有数,一有惧有,象数之形,理皆寓焉,故智者观其象数而理见矣。”我等愚钝,当然不能窥其堂奥,但就其分卷为“说数”和“说辞”的用意来看,陈氏是倾向象数之法的,这是其特色和重点,无怪著者把书叫做“演”,则有演绎、推算之意。

    关于这部奇书,陈先生还给我们讲了几个民间传说,说是石泉公著书时,有一次用卦理推断一个茶杯应于某日午时破碎,他故意把茶杯置空地上静观,忽见一只老鼠横窜撞中茶杯,恰午时正矣!是否灵验如此,大可不必究真,姑妄听之耳。

    陈先生边解说边带我们转到石室后面,又是一番奇观,大伙儿顿时目瞪口呆:只见十多块如削璧般的巨石上,凿着乾、坎、艮、震、离、坤、巽、兑八卦以及两卦相叠推演的伏羲六十四卦,并祥录各种变化。另一高约三丈的石壁则凿了河图洛书的图文(如图)!这是何人所为?当然是石泉先生及其弟子们。如此巨大的工程,需要穷多少年之功,具备多么坚忍不拔的毅力啊!是为了教学之用?还是有意留给后人?抑或暗示着天地之道?恕我孤陋寡闻,这样的石刻群在粤东乃至全国都是绝无仅有的,它们在茂林修竹中默默隐藏了二百多年,“以画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今天重现天日,是偶然?还是天启?

    不觉天时已晚,尽管不愿意,我们还是踏上归途,仿佛神秘的叠石山有意和我们捉个迷藏,我们一行竟转了一大圈山路又回到了石室,最后还是陈先生带我们走出迷宫,真有点黄承彦引东吴陆逊出八阵图的况味——大伙打趣地说。今次真是增长了见识,其实,我们今天仅仅掀开叠石山的一角,很多东西还有待专家学者去探索、研究、释谜,我向河浦街道的领导建议,应该把叠石山建成以易文化为主题的旅游点,陈英猷的《演周易》更是一部值得研究的奇书,因为易学是古代朴素的辨证法,象征自然和社会现象的发展变化,决不能简单地以迷信来看待。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