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 学 集 散 地

陈坤达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让你了解更多的潮汕文化民俗................. 作者简介====== 陈坤达[Kunda Chen],笔名马达、欧阳了只、一夫、何苦等。汕头人。大学学历(经济类)。中共党员。会计师职称。现任汕头市濠江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兼濠江区文联主席。1989年始发表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等。1992年加入汕头作协,为常务理事。2003年11月加入广东作协。

网易考拉推荐

[乡野风物]青草药  

2007-06-04 17:44:20|  分类: 一个古镇的情景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古镇的情景和记忆>---生命的绿茵:青草药

 文:/陈坤达 

在达濠古镇,喝“青草水”是一道独特的生活景观。每到夏季,沿街满是叫卖青草(瞧,达濠人给草药起了一个多么好听的名字,把人和大自然一下子拉近了)的药农、小贩,他们把各种时令草药在街边铺排开来:白花蛇舌草、茅根、水芦根、茶时洪、水莲叶……琳琅满目,苍翠可人。这些来自山川野谷的菁华,欢快地驱走了都市的单调和烦躁,给行色匆匆的人们带来清新和畅爽。而每家每户,几乎天天买来几式青草,熬一大锅,大人小孩,喝个一两碗。

这个生活程式,我的母亲尤其重视。她始终这样认为:炎热的夏季,暑湿难当,青草水必不可少。她所用的青草,全是亲自上山采撷的,她说街上卖的是人工种养的,药效差;山里头野生土长的,药效最好。母亲出身贫寒,十二岁起,就上山打柴,向大山讨口饭吃。她认识一百多种草药,我们兄弟小时候每逢感冒发热,疔疮肿毒,都是母亲采来几样草药,或煎汤喝下,或捣烂热敷,竟奇迹般地好了。母亲还用二十几味青草药,捣成糊状,和入米酒,对跌打损伤疗效甚著,老远的人都跑来索取。

我从八岁起便时常随母亲上山打柴草。每次,母亲都会顺带采集各式各样的草药,让我用山涧的清泉洗净,打捆背下山来,除了自用,大部分售给青草药店,换几块钱帮补家用。由此,我认识许多草药。在杂树生花、绿草如茵的山野找寻、采撷草药,本身就充满乐趣,所以我童年的美好记忆,是与这些绿色可人的花草连结在一起的。

及至成长,我对草药的感情丝毫没有淡薄,反之,认识更是从感性上升到理性。我隐隐感到,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同是大自然之子,人与草木之间肯定存在着尚待破译的生命秘箴。

草药是原始的,也是最本质的。看似仅是运药怯病,实则包含着古代智者对生命现象的直觉经验。也许从这一点出发,我们可以窥探到潮汕人以至东方人的人文底蕴。

我曾听一位土偏方草药郎中讲过一个故事:清朝初年,有几百个凤阳人为避战乱到我们达濠客居,大概住了十多年,有一日突然辞行,村民问其故,凤阳人说:近日发现山里突然长出一种草,这种草是专治瘟疫的,可能这里不久会流行边种病。凤阳人走后不到一年,该地果然瘟疫流行,也恰是用这种草药治愈的,真是神奇。那郎中由此总结道:“世间阴阳相合,万物调和,既有相生又相克,有什么病,就一定有什么药来对付,问题是我们懂得的太少了” “支撑人活着的,就是阴阳气血,好象椅子的四只脚,那只脚短了,椅子就不稳,就要垫高那只脚。用药就是这个道理。”

这,就是内涵丰富的草药学理论,它寄寓了几千年来我们的先辈对大自然的理解和认识:出发点和终极点都在于天人合一。

在我们东方哲学中,人与自然,本身就是一个整体,有着千丝万缕的内在关联(尽管我们现在还知之甚少)。大自然正源源不绝地滋润着我们的百脉四肢。百草都是药,万物都是药,我们依靠大自然保持着阴阳气血的平衡和顺畅。

通过草药,我们铺设了与大自然沟通的桥梁。

  评论这张
 
阅读(87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