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 学 集 散 地

陈坤达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让你了解更多的潮汕文化民俗................. 作者简介====== 陈坤达[Kunda Chen],笔名马达、欧阳了只、一夫、何苦等。汕头人。大学学历(经济类)。中共党员。会计师职称。现任汕头市濠江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兼濠江区文联主席。1989年始发表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等。1992年加入汕头作协,为常务理事。2003年11月加入广东作协。

网易考拉推荐

[濠上闻人]达濠前贤张国栋  

2007-07-10 14:16:52|  分类: 一个古镇的情景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古镇的情景和记忆>--达濠前贤张国栋 

文:/陈坤达  

清道光十四年(1834年)四月初三日,省城贡院传来喜报:达濠出了一位举人,这位举人就是人称“张贡爷”的张国栋(1812-1895)。海岛沸腾了。诚然,对当时只有一万多人口的达濠岛来说这确是一件天大的事。

张国栋,字云生,祖籍鸥汀,清嘉庆十三年生于达濠达埠乡,自幼聪慧,就读棉阳私塾,文思敏捷,出口成章,尤善联对,又擅长书艺。在年仅23岁时,第一次参加广东道台贡院科考即高中举人,“早得浮名题雁塔,青云只许足边生”,胸中踌躇满志,正待一展雄图,探骊摘珠,叵奈官场腐败,家境窘迫的张国栋无力酬祚于仕途,虽才华横溢,仍屡遭败绩,远大理想终成泡影。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清王朝风雨飘摇,张国栋感家国之衰微,叹命运之多舛,自此消极低沉,寄情诗酒,终老林泉。张国栋一生与青云岩结下不解之缘,他时常招朋引侣,流连青云禅寺,吟诗作对,借酒消愁。

咸丰九年(1859)春,大望山莺飞草长,山花烂漫,47岁的张国栋偕当地名士戴漉巾、姚照堂、李华国、邱子方、洪奕声、曾日省、吴龙元、郭昭选、邓世扬、吴敏元、姚钟彩、李名标、林茂正、邓正梁共15人,沽酒持肉登临青云岩,举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文人雅集。他们围坐在石佛洞外青石上,把酒临风,联词结对,怡然自得,直喝得醉意淋漓,至夕阳西下,张国栋兴之所至,借着醉意,在一横亘巨石上写下了“自然云构”四个狂草大字,并题“云生醉后一挥”。他似乎意犹未尽,又在一壁立巨石上写下了“共登”二个大字,并记叙了这次集会的缘起。

时值青云禅寺重修,禅堂焕彩,住持和尚一空大师久仰张国栋工书擅字。遂恳其留墨刊题,张国栋欣然应允,“刊书法十余体于石”。

首先,他在大望山上径松风头的巨石上书“有奇骨”三字以赞山势的奇伟雄峻;又在通往青云岩的曲径上书题;“得路”,祝愿朝山者前程似锦;然后,依溪流山径的转折,取朱熹赞武夷的《九曲棹歌》诗意,“一曲”、“二曲”、“三曲”……“九曲”一路挥洒,直上青云;半山腰上,他又书题:“步梯六百级”,道出登攀之难;在凉亭稍事歇息,游目四顾,见有石壁削立,状若五指箕张,遂书:“五指峰”,感叹茫茫世相,原来仅如一掌(这处擘窠摩崖石刻,至今仍为青云岩的镇山之作);越过青云禅寺,再拾级而上,猛抬头,见一巨石翼然,横空出世,状若莲台,遂书题:“接仙石”;攀到峰巅,但见云雾缭绕,山在虚无缥缈间,已是身在最高层,他写下“摩天”二字(此处刊石已湮灭)。此刻的张国栋,酒已醒了一大半,山风袭来,掀起他破旧的长衫,他忽然想到了仗剑独行的屈子和壮志不酬的陆游,一股悲凉的况味袭上心头,猛然把手中的斗笔掷入山谷,撕下长衫的一角,濡墨在岩石上狂挥:“遮却山泉流曲折,不容轻易到人间……”

题咏寄托着张国栋对河山的挚爱和对人生的感怀,寄托着一个有抱负的文士对时世国运的关怀与忧患,渲泄着“天生我材无所用”的失意和消沉,个中滋味,谁能体会!

张国栋在青云岩上留下了近二十余款书丹石刻。这些富于人文内涵的书丹不但从总体框定了青云岩的整体格局。而且以富于诗意的语言提示了青云岩的人文内涵和登临者情与景谐的内心憬悟,摩娑咏吟着岩石上丰神俊逸的墨迹,我们几可状摹他当年激扬酣畅的神态。特别应该指出的是,张氏擅隶、楷、行、草各体,书风遒劲丰润,笔走龙蛇,纵横恣肆,随意所之,具大家风范,允称上乘之作,至今仍滋养着当地的书者。可以说,是张国栋的如椽巨笔,赋予了青云岩较高的文化品位,使“海国风光第一山”的美誉由此而远播。

张国栋文名广远,与粤东时贤如钟声和、任铨等交往甚笃,时常酬答唱和,联词结对。对此,饶宗颐先生在其主编的《潮州志》中有相当详细的记述。

咸丰十五年,五十三岁的张国栋把近四十年的诗文酬唱结集刊行,这就是达濠本土有史以来第一本行世文集——《井天诗话》,遗憾的是,这本极具文史价值的文集已散失,笔者十多年来遍寻无获,我们现在只能在饶宗颐先生的《潮州志》中寻找到该书的序言(钟声和作)。从序言的字里行间,我们似看到一个深具古典情怀的饱学之士跃然于纸上:“岁在乙丑,月惟孟秋,檐梧叶落,瑟瑟响逗五更,窗竹风飘,箫箫凉生四壁……则有棉阳张明经云生者,叩蓬门,入斗室……持亦华编,草堂问序。”钟声和先生乃广东名士,隐然为粤东文坛领袖,他对《井天诗话》评价极高:“见其聚玑珠于笔底,收翡翠于囊中,鲍赋全登,非炫边诏便腹;庚词摘录,竟同匡鼎解颐,累累然、秩秩然……鳞鳞兮江云起,浩浩乎海波兴,窥测津涯,流连原委,真所谓凫钟万石,靴祝助其声;虹采千寻,日星增其色者矣。”我们虽无缘一探《诗话》的“津涯”,但单从钟声和先生如此高的评价,已足可感觉到文集的价值、份量和水平。

张国栋生性诙谐、幽默,又一身正气,视公卿如无物,目权贵若尘呢,喜抱不平,深得升斗小民的爱戴,至今当地仍流传着这们“张贡爷”的诸多轶闻,余韵流于殊俗。顺便说一句,潮汕小品《夏雨来》中的一些情节,“版板”是属于我们达濠的这位“张贡爷”的。

应该承认,达濠自宋末开埠以降,不很重视文化遗产的整理和搜集,笔者在撰写本文的时候,就深深感觉到在这方面的缺失。比如对这位“张贡爷”,他一生创作了大量的诗、文、联,但已基本散失,除了青云岩的丹书石刻外,竟无片纸遗存,故老相传仅留存几付联语,现搜集如下:

△潮州府一酒家撰门联:

得味一尝三拍掌;

闻香十步九回头。

△为轿夫撰联:

你将终身托付;

我当一力承担。

△为一穷人撰写春联:

买张红纸写乌字;

总把旧桃换新符。

△应青云岩农夫索对:

几上古董沙锅罐(农夫出对);

园中花木韭菜葱。

△在一次龙舟赛上答凤岗文士诘对:

龙跃深渊   鱼游虾跳   石埔头上蟹儿拱手(凤岗文士出对);

虎落平阳   狗走鸡飞   草寮脚下猪母戏牙。

△为乐器铺撰联:

三一三十一;

好查好事查。

△为某店铺撰联(三人合伙经营):

去年因赊   赊来赊去一副本钱付之流水;

今年要现   现买现卖三份生意稳如泰山。

△为东湖乡雨亭撰联:

东箭南金良材美品;

湖光山色风景宜人。

△为“古巷口”撰联:

门对龙田乡;

地名古巷口。

有趣的是张国栋还故意留下一独脚联:“龙虾虎蟹鱼狮鸟”,但至今无人能对,不知那位才高之士能对出下联,使之完壁。

在达濠,人们对“张贡爷”的联文轶闻总是津津乐道,隐然有一种自豪感。我想这是一种文化的传承方式。事实上,正是这历史的存在,以某种潜移默化的方式培养和滋润了达濠人热爱诗文书画的性格和优雅的文化品位。

光绪二十一年(1895)七月二十八日辰时,张国栋悒悒而终,享寿84岁。

  评论这张
 
阅读(73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