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 学 集 散 地

陈坤达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让你了解更多的潮汕文化民俗................. 作者简介====== 陈坤达[Kunda Chen],笔名马达、欧阳了只、一夫、何苦等。汕头人。大学学历(经济类)。中共党员。会计师职称。现任汕头市濠江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兼濠江区文联主席。1989年始发表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等。1992年加入汕头作协,为常务理事。2003年11月加入广东作协。

网易考拉推荐

[濠上闻人]一代儒商黄友薰  

2007-07-24 16:42:50|  分类: 一个古镇的情景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古镇的情景和记忆>--龙翔香江  德彰梓里 

                                                                一代儒商黄友薰的传奇事迹

文:/ 陈坤达写于河东

2007.1.8

(一)

美丽的达濠岛象一只展翅翱翔的大鹏腾飞在南海之滨,扼汕头港的出海口,为粤东的重要门户,历来是兵家的必争之地。岛上丘陵逶迤,溪山明秀,是一片物产丰饶的沃土。一千多年前,躲避战乱的中原人渡海来到这个美丽的岛屿,捕鱼、煮盐为业,兼事耕作种养,披荆斩棘,胼手胝足,开创了光彩夺目的文明发展史。清康熙乾隆年间,因缘际会,达濠岛经济迅速发展起来,名震海内外,确立了“潮汕四大古镇之首”的隆誉,“四处去到全,不如达埠中鞍头”的口头语就形象地揭示了当时达濠古镇繁荣的盛况,其时汕头尚未开埠(至1862年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才辟为通商口岸),还是空荡荡的海滩,东南亚及各地商埠,只知有达濠镇,未听说有汕头港。

在达濠岛的中部,有二座林深木秀的山峰,左为东山,右为炉峰,龙脉萦回,在南面的平洋上聚结为一处小丘,珠圆玉润,形如伏鼎,甚为奇特。自宋元丰年间起小丘周围渐渐有人烟聚居,开始是小村落,慢慢地就繁衍成一个大村庄了。因此地多砂石、濒水滨,故称“砂浦”乡。有一位外地来的风水先生,左瞧瞧,右看看,赞叹不已,称这里陵落奇异,乃兴旺发达之地,特别是那浑圆的小丘,分明是一颗明珠,妙不可言。因此之后,该村更名为珠浦,取“合浦明珠”之意。这个风水先生的眼光是独到的,事实上,珠浦乡历史以来就涌出无数英才俊彦,出过举人、学者、富商、巧匠……明朝潮阳人林大春编修《潮阳县志》(隆庆本)时也赞道:“砂(浦)多美士”。真是俊杰之士层出不穷之地。

改革开放以来,珠浦村承国运昌祚,得风气之先,仰天时、地利、人和,迅速崛起,涌现了一大批建筑业能人专才,建筑队伍遍及全国各地,“建筑之乡”,声名鹊起,业界无不视“珠浦人”为强大的对手而心生敬佩。

珠浦,已不是一个僻居一隅的村落,而是成为潮汕的一大品牌让世人认识。

难道这是一个偶然的现象?不,历史的偶然总是蕴含着必然性。从历史来看,这个人才辈出的传统是一脉相承、一以贯之的,笔者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但必须承认,任何现象的背后都有一条坚强的内在逻辑,这条逻辑在引导着历史的走向。那么,珠浦发展的内在逻辑是什么?回答是,珠浦人特有的气质和精神,这只代代传承的不可捉摸的“命运之手”,帮珠浦人找到命运的支点,去撬动地球。

这不是故弄玄虚,也不是喜作惊人语或过誉之词,事实就是这样。笔者是一个人文工作者,很清楚决定区域发展的因素是人文精神即人的价值观和世界观。当一个带有普通性现象出现之际,你会去考究其内在的起因是什么,其无形的推动力又是什么?

这个问题长期的困惑着笔者,为了寻找答案,笔者把眼光投向了珠浦的历史,试图获得某些启示。

(二)

一个人物进入了我的视野:黄友薰。

十九世纪初叶,清王朝处于风雨飘摇的危难之秋,香港岛,被英国侵略者所宰割和控制,经济命脉捏于“日不落帝国”之手。但有一个人偏不服输,一个中国人、珠浦人——黄友薰在香江白手起家,在洋人资本的包围中,竖起民族资本“泰昌行”的旗号,与洋商平分天下,“洋人渣甸,唐人泰昌”,成绩辉煌,轰动海内外,让华人挺起了脊背!

一百六十多年前,这位风云人物用他一生的经历和成就,用他的眼光和为人告诉我们,珠浦人有坚韧不拔的毅力、永不服输的精神、精湛绝伦的经商艺术和热爱家国的民族气节。

探究一代儒商黄友薰一生事迹的意义也正在于此。

公元1812年  黄友薰生于珠浦。

仿佛是为了印证孟子那段著名的论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黄友薰幼年的命运极为坎坷。6岁,是一个幼儿在父亲跟前绕膝的年纪,但他的父亲因病撒手而去了;9岁,是一个最渴望得到母爱的年龄,但他的母亲在厄运的打击下也离开了他!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同年,他的祖父又在澳门病故,家门突遭如此变故,如晴天霹雳,使这个家庭迅速败落,连起码的生活都不能正常维持,祖父和父亲在澳门开设的贸易行因群龙无首而不得不关门清结。

这个处在人生伊始的幼童无可避免地套上了命运的绞索,第一次尝到人生无常的痛苦滋味。幼小的生命依靠祖母一把泪一把汗抚养,祖孙俩相依为命,咬着牙一天天挺过去。祖母是一个通情达理的大家闺秀,生活再苦她也不会忘记给孙儿以家学的熏陶和意志力的培养,艰难困苦的童年使黄友薰锻造了坚强的性格,苦难是一笔财富,他比其他孩子多了一份开拓进取的志气,小小年纪便已抱负不凡。

1825年,年仅14岁的黄友薰意识到只有走出去,才能寻找到人生的座标。于是,他毅然辞别祖母到香港谋生。

香港,这块因贸易香料而得名的土地,因地势险要,扼南中国大门之咽喉而自古被誉为“官富之地”,一直被西方列强所垂涎。就贸易而言,澳门先于香港,但渐渐地香港就取代了澳门的地位,殖民主义者称之为“世界上无与伦比的良港”,这也是黄友薰弃澳门(祖父和父亲原来的基业是在澳门)而选择香港的原因,他深远的眼光在这个时候就充分地显露出来。

初抵香港时,这个香料港尚不繁华,居民也不多,黄友薰举目无亲,人地生疏,带他到港的同乡忙于自己的生计,无暇关顾他。他自有一股不服输的精神,决心自己讨生活。他先到小餐馆洗碗打什,混口饭吃,安顿下来。在日常招呼接待顾客中,他敏锐地发现了一个问题:很多小商人和工人因在港口赶时间忙于装运货物和处理事务而常常无暇到小吃店用餐。他灵机一动:我就给他们送快餐!当时市面有一种价格低廉的“咸煎饼”(即现在称为“韩信饼”),机灵的黄友薰便到饼店购买咸煎饼送到码头兜售,此举很受大众欢迎,工人们可以边吃饼边干活,两不耽误。因此黄友薰的生意做得越来越红火,他起早贪黑,不辞劳苦,省吃俭用,利虽小靠多销,渐渐地有了一些小积蓄。这个时候,最让他想念的是远在家乡的年迈的祖母,他每月设法托人捎带一点钱奉养老人,让老人不要太劳累,让老人放心。他的孝心得到故里亲邻的交口称赞,正是:“家贫出孝子”啊!

有了本钱之后,黄友薰想,老是代销咸煎饼,毕竟利润有限。于是,他租了一个铺间,自己来烤制煎饼,另雇小工到码头各处推销,黄友薰也当上了小老板。他的愿望是,多赚点钱,让祖母快快乐乐地安度晚年。当他正朝着这个目标奋力拼搏的时候,1831年,一个不幸的消息从家乡传来:祖母患病突然去世!这又是一个人生无情的打击,在不到二十年的时间里,接连失去了四位最亲的亲人,老天为什么这样残酷?强忍着巨大悲痛的黄友薰把生意托付给伙计马上回家奔丧为祖母料理后事,在亲人的灵前,他暗暗发誓:一定要闯出一番天地,为祖上添光,告慰亲人于九泉之下!这一年,他刚刚21岁。

祖母去世之后,黄友薰更加勤勉地打理生意,在夹缝中求生存的商海阅历锻炼了他超人的睿智和出众的商业才能。常言道,“小富由俭,大富由天”这个“天”,其实就是时机,他已经具备了一个成功商人所有的优良品质,大发展,仅仅是时间问题。

 

(三)

历史,选择了黄友薰。

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积贫积弱的清王朝在列强的坚船利炮的胁迫下,开始了丧权辱国的梦魇。战争以腐朽的清廷完全失败画上句点。香港,在一纸屈辱的《南京条约》中被宰割,离开了中华民族的母体,落入了英夷的手中。

黄友薰在香港亲身经历了家国败亡所带来的巨大痛楚。

1841年1月26日早上。

“在遥远的海峡中,一队装备奇异的英国多桅帆船队,缓缓地驶进海港。奇装异服、武器古怪的英国官兵,在对岸的香炉峰下怪石嶙峋的海角上登陆,接着枪炮齐呜,硝烟弥漫,打破四野的沉寂,一群一群的海鸟,被吓得在天空中乱窜”(香港历史文献资料汇编《香港1841-1980》)

这一天,英国的远东舰队支队司令伯麦,在香港岛西北部一个高约二百尺的海角登陆,举行一次隆重的升旗仪式,正式宣布占领香港。

很快,英资公司迅速进入香港,把持着香港的经济命脉,英国殖民地者以香港为商业基地,向中国内地进行商业侵占和殖民性掠夺。

英国人最为恶毒的一招,就是以香港为跳板,向中国肆无忌惮地倾销鸦片,靠贩卖鸦片发了横财的英商渣甸、马地臣,颠地等相继在香港设置了贸易总部。渣甸洋行是最大的鸦片走私公司(于1832年创立,公司的中文名叫“怡和公司”),除了明目张胆地大举从事鸦片贩卖活动外,用赚来的暴利,投资房产、工艺品交易和茶、陶瓷、纺织品等的总经销,香港的“民生事业”基本上都在渣甸的控制之下,中国人是英人的“下等公民”,是被英商雇用的苦力和差役,地位非常低下。

这样残酷的现实,让年轻的黄友薰心如火焚,难道中国人就该这样屈辱地求生存,任人宰割吗?一股民族的自尊心在黄友薰的内心深处翻腾,不!我要让洋人瞧瞧,中国人是好样的、有能力的。一个计划在黄友薰的深思熟虑中形成了。

在当时,大陆东南沿海的粮食生产不能自给,如果碰到台风和旱涝灾害,更是饿殍遍野,香港也经常出现米荒,而东南亚各国却盛产大米且质优价廉,大米的加工销售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和商业利润,更重要的是,洋人资本尚没有投资掌控这个领域,应该抢在洋人的嗅觉之前把这个行业做起来。

说干就干,黄友薰只身来到盛产大米的泰国、越南等地,进行深入细致的市场调查,交朋友,拉业务,联络合作伙伴,前期工作做足之后,他回到香港,毅然把饼店出售,倾其多年的积蓄在靠近港口的黄金地段开了一个米行,打出了一个响亮的商号“泰昌行”。由于黄友薰熟谙商业运作,精于经营,客户合作关系牢固,更由于这是香港首家成规模的华人资本商行,民族的自尊和自强让在港华人心拧一处,“泰昌行”得到了当地同胞的鼎力扶持,生意蒸蒸日上,经过五、六年的不懈努力,“泰昌行”经济实力大增,基本上控制了香港地区整个粮食行业的运转,让洋人刮目相看。这个计划的成功,展示了中国人的智慧和力量,大长了中华民族的志气,也让黄友薰深深地认识到,一项事业的成功,个人能力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人和”,特别是在香港这个英国人的殖民地,华人之间的团结合作是至关重要的。黄友薰的经营理念、思想境界和战略眼光经此一役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为他今后更大的发展、确立儒商的地位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什么是儒商?没有一个固定的概念,按照笔者的理解:“行商心系天下安危,处事每从大局出发”“计利当计天下利,求名应求身后名”应是题中应有的含义。一个珠浦人,在香港这个藏龙卧虎之地用行动诠释了“儒商”的独特涵义。

黄友薰的事业远不止于此,他要在洋人的手中夺取更大的市场份额。加大原始积累和全方位扩充,是黄友薰在这个时期的两大战略。随着经济实力的不断壮大,“泰昌行”辖下的货栈、仓储、码头等遍及香港、澳门等地,同时,他瞄准机会,把资金投向物业、房产和运输产业,也取得了极大的成功,“泰昌行”名震天南,成为东南亚经济产业界的一只旗舰。原“泰昌行”所处的老街,整条街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门店、房产均为黄友薰所并购。1850年起,港英当局不得不把这街命名为“泰昌街”。维多利亚港天天有“泰昌行”的商船停靠。由此可见“泰昌行”雄厚的实力和巨大的影响力。经过一百多年的风雨,泰昌街现已被新的街区所取代,但该街目前仍存一些遗址,让人回顾这段光荣的历史,一些老辈的香港人说起“泰昌街”,仍眉飞色舞,自豪溢于言表。

如日中天的“泰昌行”成为华人的骄傲,维护了中华民族的尊严。当时,香港流传着“番仔渣甸,唐人泰昌”的民谚,折射了这两家大商行旗鼓相当的雄厚财力。据说,这两家商行在当时的香港社会约占百分之六十的市场份额,举足轻重,其地位和声誉可想而知、不言自明。

黄友薰杰出的商业才能让清政府也得益匪浅,因为“泰昌行”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东南沿海的粮荒问题,稳定了社会。为此,皇清例特授予黄友薰奉政大夫衔,并领候补军民府州同。

黄友薰,成为晚清华南经济界的风云人物。

探究黄友薰的成功之路,我们可以看到,有几方面的重要成因:一是环境,如果不是早年不幸,如果不是被迫赴港谋生,黄友薰可能会在家乡过着平凡的生活;二是时机,在那个特定的历史时期,黄友薰敏锐迅捷地捕捉了千载难逢的商机,所以他成功了。但是,在这二方面背后,则是一个更重要的先决条件,那就是眼力和毅力,这是一个人能取得多大成就的决定性因素,为什么他看到商道而别人看不到呢?为什么他认准了持之以恒、锲而不舍,而别人或许做了但可能会半途而废?这是一个无形的存在,是天赋阅历的积聚,也是苦难以至无数次失败的转化。就此而言,任何成功,只能供鉴,不能模仿、复制。

这就是黄友薰给后人的启示,也可称之为精神财富。

但黄友薰的财富尚不止这些,他的宽广胸怀,他的宅心仁厚,他的育人精神,凡此种种,共同塑造了一代儒商的形象。

(四)

在商业上取得巨大成功的黄友薰,由于自己年少失学,深感教育和学问的重要性,他虽然长期旅居香港异乡,但无时无刻不关心家乡潮汕的教育。历年省城会考,潮汕举子凡欲赴省城考试的举子,必会途经香港。因此,黄友薰特地在香港设置接待的馆驿,专门接济和款待学子们,免费提供食宿,并赠送盘缠。他先后无私地资助过一百多名举子,其中不少人成为国家栋梁之材。这些受到资助的举子长期与黄友薰保持着友好的关系,有的成为忘年之交。黄友薰晚年在家乡珠浦逝世时,潮汕各届举子一百多人专程到珠浦为他吊唁,盛况空前、场面感人,现在老人们谈及仍感概万千!

黄友薰对家乡的报效,于此可见一斑。

而真正揭示黄友薰高风亮节和过人才识的是一举化解了珠浦与河浦多年形成的积怨。

历史上,由于种种的误解和争执,珠浦乡与隔海峡相望的河浦乡结怨甚深,历年来械斗不休,动辄致人命。每听到这些不幸的消息,黄友薰就坐立不安,总想采取一种有效的方式来化解两乡间多年的怨结,在港目睹了洋人对中国同胞的藐视和傲慢的种种情形,这个愿望更加强烈:中国人绝不能内斗,只有拧成一股绳,才不会被外敌欺侮。他在寻找最佳时机,终于在一次潮商会馆的联谊会上,黄友薰主动找到了河浦乡部分旅港商人真挚地表达了自己的诚意,“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他用善意换得了他们的共识,然后由他们出面,邀请河浦的乡绅和族中老大到香港和谈。由于多年来黄友薰一直对河浦旅港商人尽可能提供帮助,所以他的这一美意也得到河浦乡宗族中的认同和尊重。和谈之旅终于成行。当河浦乡绅乘坐的货轮即将到达香港时,遇上五十年一遇的强台风,风急浪高,舵手一急,操作失误,船底触礁破漏,情况万分危急,在港口等候的黄友薰闻讯马上派出三艘大马力的货轮冒险前往救援,泰昌行旗下的船员不顾生命危险,顶着狂风骇浪奋力抢救,终于让所有的人员和货物化险为夷安全到港。众乡亲死里逃生、相拥而泣,什么矛盾、积怨,倾刻之间化为乌有。黄友薰冒雨在港口迎接,礼数周到的话语:“诸位父老乡亲、兄弟叔侄,今日劫后余生,日后必有大福啊!”更让众人感动不已。在此后几天的接触交谈中,河浦乡绅见识了黄友薰的大度和豪爽以及待人处事的诚恳,无形之中又拉近了心的距离。所以,谈到化解历史积怨之事,双方通情达理、一拍即合,达成了两乡永结盟好之谊。积结多年的恩怨情仇,被这场看似无情的暴风骤雨拍打得烟消云散、无影无踪,实现了“濠江两岸一家亲”的愿望。有道是:“事无必至,天意乃然”,这一功德,惠及千家,黄友薰的胸襟气度,确非常人所及。

黄友薰的故乡之情非常深厚,父老乡亲、街坊邻里之间谁有什么困难,他一向慷慨相助,财物支援自不必说了,黄友薰十分重视子孙后代的教育,他在事业如日中天之际,别出心裁地在家乡润德巷祖屋建造了“高轩书斋”,刻上自撰的对联,“高屋先人修身克已惟积德,轩墅留芳待人接物在存仁”。为后代营造一个读书成材的良好环境,并制定了处世家训:“诚以待人,勤以持家,尊师重教,孝养双亲,开拓进取,热心助人,爱惜物品,常怀感恩”,让子子孙孙在诗礼传家中自强不息、发扬光大。

我想,黄友薰留给后代最有意义的东西不是万贯家财,不是华屋千间,而是他一生孜孜以行的处世之道和仁德博爱、奋发图强的精神,这是无可估量的家族文化财富,必将荫及百代。

在采写这篇文章时,笔者就强烈地感受到黄友薰家族文化无处不在的影响。他的后人,谈及起先祖,无不景仰尊崇,他们一致说,百十年来后辈一直遵照友薰公的处世祖训行事、为人、待友、奉公,先祖是他们的精神图腾。我还了解到,这个家族,近百年来人才辈出,业绩辉煌,其中有早年投身革命的教育家,有在国际金融界大显身手的商业巨子,有纵横建筑业界的能人,有年纪轻轻就卓有建树的学者……这一些,难道跟黄友薰传承的家教没有关系?答案是肯定的,并且这种势态将会永久延续、瓜瓞绵衍。

 

在这篇文章即将收笔的时候,禁不住想再罗嗦几句。

黄友薰的故事已经成为过去,历史又翻开了新的一页,今日的珠浦再次以令人刮目相看的姿态出现在世人面前,这个小小的村庄,改革开放以来,在中国以至世界的舞台上,上映了多少精彩绝伦的传奇故事,直教人看得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涌现了多少在各界举足轻重的英才俊彦,让光彩夺目的书页闪烁着他们成串的名字。其一脉相承的历史传奇值得人们去深入探究。

是的,故土丰润的土地和光荣的历史滋养了他们,他们又用奇迹和爱心来报答故土。步步走来,代代传承。维系着历史和现实的坚强逻辑的是——

珠浦人精神!

 

  评论这张
 
阅读(95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