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 学 集 散 地

陈坤达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让你了解更多的潮汕文化民俗................. 作者简介====== 陈坤达[Kunda Chen],笔名马达、欧阳了只、一夫、何苦等。汕头人。大学学历(经济类)。中共党员。会计师职称。现任汕头市濠江区委宣传部副部长兼濠江区文联主席。1989年始发表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等。1992年加入汕头作协,为常务理事。2003年11月加入广东作协。

网易考拉推荐

汕头开埠前后社会形态的比较  

2011-01-13 20:53:53|  分类: 振兴汕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引言

在潮汕的发展史上,一百五十年前汕头开埠是一个划时代的历史事件。为什么这样说?因为,汕头开埠,从政治上看,是腐朽的清政府屈从于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被迫开港通商;从经济上看,西方资本大举进入“天朝上国”,进行掠夺性的投资;从文化上看,西方价值观以一种强势的姿态冲击着五千年文明的礼仪之邦。而这个庞然帝国远远没有在心理上、社会结构上、经济形态上作好充分的准备,一切都猝不及防,于是不可避免地对社会生活各个方面产生前所未有的震荡。李鸿章说“五千年未有之变局”,正好道出了统治阶层的惶恐和手足无措。但因为这一场变革,也从客观上产生了积极的效应:一是对本土文化注入了新的元素。西方文化通过各种渠道无孔不入地渗透进来,宗教、艺术、价值观、生活方式等等在悄悄地改变着固有的社会生态;二是刺激了民族资本的成长。列强虽然把持着最重要的经济资源和主导产业,但民族资本还是顽强在夹缝中冲出血路,生存并发展,尤其是借鉴了西方的管理模式和运作方法,带有明显农耕文明胎记的民族资本得到改良、嬗变,完成了与世界经济模式的初始接轨;三是国人的视野得到前所未有的拓宽。第一次较直观地看到一个迅速前进的世界,从而对自身的命运有了新的思考。以上几方面对于潮汕地区来说,由于得风气之先,更有深切的体会,变化也最为明显,几乎在社会生活的所有方面都能寻找到这个“变局”所留下的深深辙痕。所以笔者认为,1860年,这个普普通通的纪年,象一个路标,把潮汕的历史截然分为两个不同的时代路段。

因为这个转折,汕头诞生。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本文主旨是探讨开埠前后潮地社会形态的变迁,但用了上述的标题是不恰当的。因为开埠前还未有汕头。但是,汕头的形成和发展却是潮汕地区那个特定时期的缩影,或者说是代表。比如,人口的集聚。汕头的现住民其祖辈无不是开埠后从周边县区迁移而来,当然带来了各地的地域文化、民间艺术、宗教信仰、生活习惯、饮食方式等等。各种不同文化,再加上随之进入的西方元素,碰撞和融合,这是何等的丰富多彩、煌煌大观!所以说,汕头的文化生态是潮汕文化之集大成者毫不为过。研究潮汕的变化,离开汕头,那就成为无源之水。故而标题还是以“汕头”来切入,以汕头来映照整个潮汕地区。

那么,为了更好地把握这个命题,让我们回到历史的现场。

二、汕头开埠时某些历史情景的再现

 公元一八五八年,恩格斯在十二月十一日的《纽约时报》上发表一篇极为重要的文章——《俄国在远东的胜利》。文中说到:“汕头是中国唯一有一点商业意义的口岸。”

     100多年后,这句掷地有声的话让远在万里之外的汕头人兴奋不已!伟人的这一断言并非空穴来风,而是遍觅天下的恰当评价。事实上,伟人写下这句话的时候汕头还没有真正意义上开埠,汕头港仅以其良好的地理位置而成为东南沿海一个通商口岸,是欧洲货品进出中国和中国华南货物出口国外的一个集散地。

    在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中,英军作为胜利者,迫使腐朽没落的清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和开放部分港口对外通商,但侵略者似乎意犹未尽,潮汕沿海地区优越的港湾条件和众多的人口,较为广阔的市场和长期从事海上贸易的传统日益引起西方列强的重视。1856年10月,英国以“亚罗号事件”为借口,对中国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最后,在西方侵略者坚船利炮的威逼下,风雨飘摇的清政府终于接受了进一步导致中国走向半殖民地社会的《天津条约》,其中第二款第三条为:“嗣后中国必须于沿海添设外国贸易港口,现有数处……潮州之沙头……均应定立开设章程。”这里的“沙头”即汕头。

    这个时候,列强眼中的“汕头港”具备商埠雏形,其地域管理上隶属于潮州府。在明朝末叶,已经初露峥嵘,成为一个战略要地。“岭东之门户,华南之要冲”,明万历年间,渔民在此设栅捕鱼。嘉庆十九年(1814),《澄海县志》称:“邑自展复以来,海不扬波,富商巨贾,舆贩他省,上溯津闽,下通台厦,每当春秋风信,东西两港以及溪东、南关、沙汕头,东陇港之间,扬帆困载而来者,不下千百计。”说明了自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平定台湾、取消海禁之后,潮汕一带沿海航远贸易的繁忙 。清康熙56年(1717),清政府在汕头设烟墩、筑炮台,后成为海盐转运码头。

    英资怡和洋行的创办人约瑟夫?渣甸战前曾向英军侵华全权专使额尔金讲:“一个未经条约承认的非常重要的港口就是汕头港。汕头为广东沿海北部位于韩江口的一个最好的寄碇港,糖为该港出口的大宗。其附近各县出产各种蔗糖,主要是取自上海运往北方各省,虽然也有运往海外各国的,包括美国东部的加利福尼亚在内,偶尔也运美国。由于最近两年有了特别的发展,现在的出口量极大,汕头没有其他重要的出口货,但是有大量的豆饼、大豆之类由上海、宁波用外国船只及中国船只装运入口”。可见汕头在地理上的重要性。

    作为战争的胜利品,汕头港的航运、海关以及相应的产业利益,首先由英商代表——渣甸的怡和洋行来控制。《天津条约》的墨迹未干,侵略者就迫不及待,纷纷到汕头设立领事馆和成立由美英控制的潮海关。

    1862年,德记洋行、怡和洋行、鲁士洋行、太古洋行等外资贸易机构相继在汕设立。

    1863年,怡和洋行成立了控制下的华海(即东海)轮船公司,后又合并成立怡和轮船公司。同年,各国的领事馆也相继在世外桃源般的角石山上抢地盘兴建

    1872年,英资太古洋行的轮船公司也在汕头设立,并逐步控制了汕头港的主要航运业务。

     随后,由美英列强控制的邮政局、银行、招商局纷纷落户汕头。与此同时,列强还进行文化的渗透和侵略,先后在汕头建教堂、设立教会医院、孤儿院和建立洋商会馆等等。

    汕头港埠从此落入列强之手,走上曲折的发展之路。

    在开埠浪潮的冲击下,汕头的民族资本也迅速发展起来,华侨和爱国人士集资兴办轮船公司,发展海运,同时建设潮汕铁路和市政设施,与洋人在资本的竞争中不断发展壮大,成为开发汕头、发展汕头的一支重要的中坚力量。

    开埠后的汕头,由于国际航线的开通,大大促进海运贸易。“同治五年(1866),进出汕头港的帆船、汽船达525艘,总吨位21万多吨”。发展到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更成为鼎盛时期,据饶宗颐总篡《潮州志》载:“汕头港出入船舶统计表”记录,民国二十二年出入船舶共4487航次,吨位632万吨“。是年汕头港货物进出口约占全国沿海港口货运量的8.67%,又据《潮海关史料汇编》载:“1935年进出口船舶4531艘次,吨位678万吨,占全国第三位,仅次于上海、广州。”汕头港成为中国一个重要的港口。

三、汕头开埠对潮地的文化影响初探

  作为一个特定的历史发展阶段,以第一次鸦片战争和第二次鸦片战争为标签的历史巨变是划分中国古代史和中国近代史的分水岭,腐朽没落的封建社会从此被迫走进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社会形态从心理深层对外来(主要是西方)文化的抵制拒绝到被迫接收,从对自身主流文化的自珍、自大到自我怀疑,国人日益产生文化失落的焦虑,民族衰败的痛苦是那个时代的共同心理特征,中华文化由于当时政府的溃败、主权的丧失而变得异常脆弱。三十年后,中国知识精英对传统文化特别是儒家学说的全盘否定,其思想根源和心理动因正是基于这一现实。所以,探求这个历史时期的文化生态是有意义的。

潮汕地区处庙堂之远、居文化交汇的前沿,正好提供了有普遍意义的标本。

首先从宗教谈起。潮地的宗教信仰原来就较为庞杂和混乱。由于潮地是一个历史移民区域,因战乱所致的几次大移民就为潮汕地区带来了各地不同的宗教信仰,儒道释都有,还有各地族群的保护神,这一切,呈扇形结构汇聚到潮地,莫衷一是,根本没有办法形成主流信仰(要概括这种信仰形态,只能用“多神教”来表述)。所以,外来宗教的进入就变得相对容易了。外来宗教在开埠时期是指基督教和天主教。事实上,传教士在潮地的活动远在汕头开埠之前就已经开始,只是在1860年后更加强劲和规模化罢了。根据记载,基督教传入潮汕,最早是在道光二十九年(1849)德国巴色会黎力基牧师到澄海盐灶布道,但影响不大。咸丰十年(1860)长老会国外宣道会派宾为邻牧师来汕传教。光绪二十六年(1900)基督教复临安息日会也传入潮汕。这三个基督教会教派很快在潮汕各地设立会堂传教、发展教徒,从而改变了潮地原有的宗教信仰格局,西方文化精神第一次如此直接地冲进潮人的精神领域并产生强烈的激荡。

各教会为了扩大影响,在布道的同时,也在本土举办一些教育及慈善事业,较有名的是汕头聿怀中学、礐光中学、晨星女中,揭阳县的真理中学就是基督教会、天主教会开办的,教会办的汕头福音医院、圣马利医院、揭阳真理医院等也颇具规模,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礐石妇女学校,是教会在全世界的第一所女校,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对于恪守传统礼教的潮汕女界来说,极大地拓展了视野,用振馈发聋来形容也不为过(笔者有专文叙述)。

天主教基本上也在同时期进入潮汕地区。开埠以前,一些牧师在潮地小范围传教,汕头开埠后才形成规模。同治九年(1870)天主教巴黎外方传教会教士到汕头埠传教,在镇邦街附近设立小教堂,光绪三十四年(1908)建成若瑟堂。

在文化艺术方面,汕头开埠也成为一个分水岭。如果说,在此之前,西方文化仅仅是通过海外移民(华侨)以双向交流的方式稍稍影响着潮汕本土的话,那么,开埠之后,西方文化就开始以一种强势的姿态进入,并且迅速波及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其一、西方价值观随着帝国资本用强加的形式进入潮地;其二、随着潮人向外移民量的激增,与家乡在感情和经济上的紧密维系而致西方(包括南洋)艺术理念时刻都在改造着五千年历史形成的文化传统。反映在生活上,就是出现了东西文化的“杂交”现象。比如服饰,开埠前平民多穿本地产棉、苧土布手缝大襟衫和压头裤,男女老少基本一个款式。开埠后,西洋纱和印花布大量涌入,西装、T恤开始有人穿用,社会上出现东西方服饰共存相容的形态。需要提及的是,西洋的纱纺工艺通过教会被引入潮汕之后,很快与传承悠久、精巧绝伦的潮汕刺绣结合,巧匠们创造出一款新的艺术形式——潮汕抽纱,立即引起全世界的轰动,其代表性的产品“食布”进入欧美普通家庭,大受欢迎,几成潮汕女子的形象代表,影响直到今天。又如建筑,潮汕传统建筑源于封建礼教,讲究“尊古法制”,伦理纲常天人合一,所谓“潮汕厝屋皇宫起”。近代以来,特别是开埠以后,西方列强在汕头沿海岸一带兴建了领事馆、别墅以及教堂、学校医院等西洋建筑,这些建筑是洋人从国外带来图纸,指导本地工匠所建,典型的西式风格。这样一来,异域的建筑理念极大地影响着汕头的传统建筑,更在技术层面上带来了重大的变革与创新。骑楼建筑,便是近代汕头中西文化交融的一个重要表征。同一时期的汕头民居也反映出博采众长的开放品格。当年,一些敢开风气之先的富商巨贾,纷纷投巨资在家乡大兴土木、置地盖房,逐渐把西洋的建筑技法和异国建筑材料带到汕头,从而使传统民居开始展现了“中西合璧”的娇美风姿。这是潮人具有较强接纳心态和开放意识的一个展示。

四、社会生活形态的嬗变与坚守

   开埠为汕头确立了这样的态势:新兴的汕头市——商埠和商港­——成为大潮汕的中心城市,具有典型的大港口的一切特征,周边区县则成为商港的腹地,独立性相对降低。汕头市产业的发展紧紧围绕商港服务。随着商贸的发展,周边的人力、物力源源不绝注入汕头,堆积成一个商业高地,多少企业家脱颖而出。与此同时,一批又一批潮人青年向海外拓展生存空间,到南洋、欧美“过番”,经商创业,不断创造商业奇迹,从此一个新的商业名词在全世界传播——“潮商”。

这里,我想分两个小节来阐述人文的嬗变。

一是海外移民。

潮汕的海外移民,其实并非始于汕头开埠。根据史料记载,宋元时潮汕移民开始发生,明代和清中叶以前有所发展,但绝对数量还不多。近代以来,以汕头被列为通商口岸期发展至高峰。这个时期,据不完全统计,移民总数达三百万人,“过番”具有拖亲带故、结伴同行的群体性特点。到达目的地后,亲缘关系一直维系,并在侨居地形成颇具规模的潮人社区——海外潮汕。在国内,相应出现了一批与南洋潮人息息相关的侨乡。

潮人的海外移民史印证的是一部惨烈的血泪史。这一时期的海外移民主要有两种形式,即契约移民和自由移民。顾名思义,自由移民即保持着人身自由的移民者。自古以来,潮人向海外迁移的,都是自由移民的身份,他们基本上都是自愿弃家外出寻找生计的人。契约移民则是帝国主义掠夺我国劳动力的产物。

早在汕头开埠前,殖民者就已经在潮汕沿海一带进行罪恶的“猪仔贸易”。据记载,1852-1858年在南澳岛和妈屿岛共掠夺华工4万名,致死者8000人,全部抛尸海上。1860年清政府被迫承认中国人出国和外国人到中国招工合法化后,西方人口贩子在汕头设立“招商局”招募契约华工。最早是德记洋行,规模最大是荷兰元兴洋行。据《汕头海关志》记载,“1864-1911年潮汕地区约有294万人背井离乡,远涉重洋谋生。潮人在异地遍历艰难、博取生存的过程,也是对所在国经济建设以及保卫该国利益作出巨大贡献的过程,所以赢得了全世界的高度赞扬和崇敬。

二是发展格局的变迁。

汕头的兴起和发展并不是偶然的,而是带有某种历史的必然性。明代以前,潮汕地区已经悄悄开展小规模的海上贸易,其集散地就在水网交汇之处的庵埠、关埠、达埠、军埠等古镇。其中庵埠是潮汕一个最主要的口岸。其后随着三江冲积平原的不断扩大,水域淤积,对外通商口岸渐渐被樟林港所代替。红头船的首发地大多就在樟林,故称“红头船的故乡”。到了清末,樟林港又面临淤浅的问题,故必须找到一处优良的港湾来承担这个重要的功能。在当时,“沙汕头”虽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渔村,但优良的地理位置使其具备了作为一个港口所必备的条件,所以,西方列强看重汕头是必然的,汕头的发展也是必然的。

汕头的兴起改变了潮汕固有的发展格局,确立了其作为中心城市的重要地位。这一点,我们以达濠的变化来充分印证。

达濠有较长的人文发展史。据《潮阳县志》载,东晋隆安元年,已有北方移民登岛繁衍生息,但迄无史证。河渡营盘山威武寨的碑刻则可证明至少在北宋年间,达濠岛上已有聚居村落,这样算起来也有千年历史了。达濠岛第一个发展高峰期是在清康熙初年,邱辉抗“斥地”率众起义,兵驻达濠岛,后为郑成功部,承命置“大明潮汕府”,为了集汇物资接济台湾岛,邱辉在达濠“斩茅设市”,开展贸易,一时间,商贾云集,盛况空前,有时贸易地点在中鞍头一带,经常通宵达旦,史称“灯光夜市”。这个过程长达十年,致达濠人口激增,市肆繁华,确立了达濠作为潮汕“四大古镇”之首的地位。康熙五十六年,达濠修建了“古城”等十多次海防设施,有效地确保了民生安全,使达濠的经济社会得以进一步发展。时至今天仍遗存的许多富家大屋即可证明这一点。一直到汕头开埠前,达濠仍持续着这个态势。

汕头的开埠,使达濠的重要地位逐渐下降。从1860年到1950年近一百年间,达濠再没有大的发展机遇,反之,产业逐渐收缩。因为,近邻一个都市正在迅速成长。汕头市的迅猛发展需要大量的人力、资源,原来聚集在达濠的能工巧匠逐渐流向市区,例如厨师,大批厨工迁移到市区或周边县,把在达濠传承和创造的精湛厨艺带到更广阔的天地,从而促进了潮汕菜系的发展和成熟。各个门类的许多工匠们同样蜂拥到更加繁荣的汕头埠寻找生计。这一过程的影响是深远的,折射了一个新兴城市对周边资源的吸纳和辐射。当然随着城市规模的不断扩大,也反过来对周边区域起了带动和引领产业发展的作用,这是双向的。另一个重要的特征是海防防线的转移。汕头开埠后,沿市区海边建设了一批新的海防设施,如石炮台、崎碌炮台等,拱卫市区以及腹地,而早先建在达濠的城池、汛营、炮台逐渐弃置,成为一处处历史的遗迹,记载曾经的硝烟。这固然是地理环境所决定的,但也说明了城市中心转移的必然结果。

正是由于这一嬗变,让忧患意识很强的达濠人开始拓展新的生存空间。出海捕捞、晒盐和小规模农耕显然不足以养活自身,于是到香港、到南洋谋生成了很多人不得不选择的出路。但他们似乎比其他地方海外移民背负更重的企望,有着更浓厚的家乡观念。无论身在何处,不论离家多远,始终心在家乡,故乡的一草一木,一粥一饭让他们梦牵魂萦。多年以后,依然记忆犹新——有更多的情感维系——这是一个奇特的文化现象。

于是,达濠人呈现出更独特的人文特质,如特别能吃苦和顾家,思维活络且善于审时度势,解决问题有更多的点子等。真是时势造就人。

五、几点思考

汕头的开埠把潮汕地区的历史进程分成两个时代,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历史节点,它带给我们更多的思考:

1、从汕头的发展史来看,汕头一开始的定位就是商港,此后,按这个定位持续发展,吞吐量一度达到全国第三位。城市产业结构是按港口的需要而配置的,并造就了一大批商贸人才,这就决定了汕头必须沿着本身的历史逻辑运行,无视这一点,就会受到经济规律的嘲弄。

2、以汕头为中心(或称龙头)的大潮汕从来就是一个整体,同一人文结构、同一历史因袭,故应当目标一致,资源共享,互补互利,任何画地为牢,互相挤压都会导致灾难性后果。

3、汕头应当建立具有时代特征的人文精神导向。汕头人或者说潮汕人是历史上各种文化交互碰撞和融合的载体,具有迥异别处的人文特征。头脑活络、血缘超强、不守陈规等等,既有积极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一面。在大时代面前、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应该扬长避短,自我更新。在时代精神引领下,用更开阔的视野、更宽广的胸襟、更务实的心态去创造汕头的未来。

4、汕头从来就是一个开放的城市,历史用无数事实证明,无论处于何等困难的境地,我们从来都没有失去信心,总能冲出一条血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今天的汕头,信心,比什么都重要!

5、必须提高全员的文明素质。客观地说,作为区域中心城市,汕头人整体上文明素质还不够,具体体现在人心较为浮躁、缺乏大局观念和急功近利等,应致力于打造新的文化精神。                               


                                                                                            

                                               2010年10月28日于河东知有轩

  评论这张
 
阅读(64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